高处胜寒

搞cp最重要开心

【蛋哈】人鱼先生(二)

小王子eggsyx人鱼Harry

不管怎么都觉得自己文笔好烂,转念一想,反正我又不当作家,只是粗暴地想写蛋哈谈恋爱而已XD

        菱形花纹的大理石地板被擦得光洁发亮,墙纸是深绿色底色的金色花纹,天花板的边缘嵌着金线,桌上的鲜花和各色贵妇人的塔夫绸礼服相互辉映。专属皇家乐队的乐队在大厅一角演奏着莫扎特还是什么肖邦之类的。复古主义正处时髦,一个对一切艺术一窍不通的肥胖有钱人,只要碰到莎士比亚就叫好,那么一定不会出错。

        艾格西被女仆捉住,换了一身白色的西装,系上亮灰色的领带,口袋里插上叠好的手帕,用发油把乱糟糟的头发理到后面去。穿着一身深绿色绸缎礼服、戴着红宝石首饰的女王大人,艾格西的妈妈,正拽着她满脸不情愿的小王子艾格西满场转悠,把他介绍给在场所有的贵族。

         艾格西望着一旁和另一位贵妇人聊得起劲的母亲,无聊地晃晃杯子里的白葡萄酒,看里面的气泡像暴风雨中的小船一样随着酒液漂泊。发现了他无礼举动的母亲用搭在他胳膊上的手狠狠掐了他一下,艾格西疼得打了个激灵,把头抬起来看向前方,瞳孔一下睁大了几倍。

        “艾格西,这位是哈利·哈特先生,进口法国奢侈品的商人先生,长期在外国工作所以不常见到,是皇室很重要的供货商。”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戴着圆顶礼貌,手里拄着手杖。绸布包裹下的身体高大而纤长,后背和腰部的线条像是经过雕琢的瓷器,肩部和腰围的比例都像经过精确计算的上帝造物,似乎是只应该被放在博物馆的灯光下欣赏一样,漂亮得缺乏真实性。可那确确实实和他的哈利一模一样。哈利?哈利!这是真的吗,那是他的哈利吗?他是不是还在做梦?可就算全世界脸长得最相似的人名字也不至于完全一样啊!艾格西睁大眼睛痴迷地望着那张夜夜在梦境中见到的脸,震惊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快和哈特先生问个好,艾格西。”母亲被他的沉默激怒了,面上染了几分愠色,语气也冷了几分。可是艾格西依然呆呆楞着不说话。

         “没关系,女王殿下,王子的年纪就该有这样小孩子的叛逆,他会长成优秀的继承人的。”哈利·哈特先生微笑着打破了尴尬,弯下身子吻了女王的手。“生日快乐,我的小王子。”他拉起僵硬着的艾格西的手握了握。哈利又和女王攀谈了几句,喝完了杯子里的酒后,把酒杯放在身边仆人的托盘上扬长而去。

        哈利的动作很快,灵活而优雅地像只有钱人才会饲养的那种长毛猫一样穿过拥挤的人群,几秒钟就走远了。艾格西这才回过神来,破坏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矜持王子形象,焦急地拨开人群、打翻酒杯,拼命从男人间帽檐的缝隙和女人间束腰的凹陷处搜索哈利的身影,直到终于把目光定在宴会厅大门口。侍卫已经为他打开了门,男人点头向他致谢,正欲迈开长腿出门。

        “妈妈,我有点事先走了!”他喊了一声,挤出人群,不顾大家的唏嘘和门边侍卫的阻拦,飞跑在走廊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他跑过空旷的走廊,鞋跟在地板上敲击荡出回声,经过历代王室成员的画像和上面画着吹号士兵的波斯毛毯,直到跑到走廊尽头,瞥见了那扇虚掩着的门。那扇门本来应该是锁着的。那是存放王冠的房间,镶嵌着许多昂贵无比的宝石的王冠和豪华的长袍与礼服被锁在沉重的保险箱里。

        艾格西钻进去,左看右看却没有在房间里搜索到男人的身影。一缕凉风带过窗帘,吹过他的面庞,他抬头,发现月光勾勒出男人单膝触地蹲在窗台上的剪影。幽深的冷色光线打在他的黑色燕尾服上现出蓝色的光条,把他的棕色眸子照得发亮。就在被他目睹到的一瞬间,那人弹起长腿,跳了下去。艾格西的心在那一刻紧缩起来,他慌慌张张地跑到窗子前扒住窗台向下看,却只看到男人迅速却依然优雅的奔跑着的背影,燕尾服的两条黑色长尾如烟尘翻滚。

        哈利·哈特,他到底是谁?人鱼?大盗?贵族?商人?他为什么要撬开房间的门,为什么要在被他发现时逃走,为什么十年前要在海上救他......无数个疑问纠缠在艾格西的脑子里。他魂不守舍地听完一顿母亲的痛批,又魂不守舍地上楼洗澡,魂不守舍地把脸埋到床垫里。

        一切都完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艾格西绝望地想着。

        他突然听到了扣门的声音。“王子殿下,抱歉这么晚打扰您,有您的一件礼物,是一位哈利·哈特爵士刚刚送过来的。”

        听到刚还在脑子里念叨了千百遍的名字,艾格西打个激灵,神经质般猛地抬起头。

        那是一个很华丽的小盒子,艾格西叫不出名的深红色木料油光锃亮,上面刻有精致的浮雕,镶嵌着几颗朱红色的珊瑚。抽出顶上的木板,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个天鹅绒软垫。软垫上有一个鸽子蛋大的晶莹剔透的深蓝色扇形薄片,边缘薄而锐利,有着天然的竖条纹理,像是某种极其珍贵的宝石一般,在银色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片鳞片!

         先是震惊从他的头顶上灌顶而下,随后是欣喜,像一勺倒在水里的糖一样渐渐化开,最后充满了他整个心脏。艾格西的心被这一天里的大起大落折腾得几欲停跳,可他现在只是开心得像个生日礼物收到小狗的小孩子一样,嘴角挂着痴痴的笑,把那片漂亮的鳞片拿起来,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

脑补为了调戏喜欢自己的小男生不惜眼泪汪汪地忍痛拔下自己一片鳞的哈老师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