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胜寒

all叶

【周叶】守护神3~4

虽然是办公室pero,但梗非常魔性,甚至有点奇幻

作者没有水准



      
       “呦,对不起各位,我来晚了。”一个男人推开沉重的玻璃门冲了进来,新鲜空气也跟着他涌进了办公室,试图冲破无趣的气氛。他右手搭在门把上,左手还理着胸前的领带。

       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转头看向他。

       哦,就是那个空降兵呀。听说是董事长的儿子,老总的弟弟。好像还是被他家人逼着来自家公司上班的。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儿,他居然还嫌弃。真是让人不爽。

       周泽楷上任之前也听说了有这么一个人。按理说领导对这种走关系就职,上班一天还迟到的人,应该是极其不待见的。可是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只看了一眼他的脸,内心就平静了下来。

       一瞬的平静过后,是足以翻天覆地的惊涛骇浪。

       那人的皮肤很白,甚至有点苍白,五官非常清秀,鼻子高挺而细直,这让他看起来有些严苛和冷漠,但这却和他翘起微妙弧度的嘴角完全不同。身材清瘦,一身有细条纹的黑篮色西装非常合身,也许是定制的。但已经失去了他工作服规整严肃的意义,却和他非常相称。
 
       这个人和这一整个办公室的人格格不入,俏皮,随和,还有生机勃勃,或许还有些轻蔑。

       但周泽楷觉得那是他本人对自己所感到的轻蔑。对自己中规中矩的轻蔑,对自己懦弱的轻蔑。

       那人抬起头,眼睛无意间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愣住了,也就那样盯着他,目光在他身上流窜,搜寻每个细节。他也没有拒绝,就那样坦率地和周泽楷对视着,或许也在寻找他身上的什么。但随即,大脑空白的时间过去,周泽楷急急忙忙慌张地收回了目光。

       他的心脏狂跳着。

       那人的身上有种东西吸引着周泽楷,也许是亲切感,让他无法抗拒。

       无心工作的一天在紊乱跳动的思路和窗外天色明灭中过去。

       那人今天一天都在由办公室的其他人带着,熟悉一些基本工作。周泽楷拎起公文包,从用一扇玻璃与职员办公区隔开的经理办公室走出去。周泽楷路过仍坐专心致志在电脑前工作的那人身上,目光忍不住停留在他脑后微长的头发上,直到那人完全离开他的视线。

       那头发搔得他的心有点痒。

       开车回到家,他甚至放弃了以往惯例的打开笔记本继续工作,满脑子都是那个人。那个突然闯进办公室的人,突然闯进他生活里的人。

       不,也许不是突然,也许是必然。

        他甚至紧张到忘了问他的名字。



       他决定找来他值得信赖的朋友叶修商量商量。

       周泽楷整个人瘫倒在床上,叶修也和他一起瘫倒在床上。

       『前辈,今天那个人...是谁啊?』

       「这我怎么知道。」

       『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和他在一起呆了很久似的。』

       「呵,说不定是真的呢。」

       『...』

       「你明天去问问他不就好了,怂什么。」
 
      『嗯,好。』

       周泽楷早已习惯了这样子和叶修一起生活。他害怕的时候,叶修保护他;他自卑的时候,叶修鼓励他。

       叶修有时候也会有些挑剔,有些违背周泽楷本身人格的想法,和周泽楷出点小纠纷。比如在逛超市的时候,在周泽楷的脑子里叫嚣着他要买泡面,不过被饮食习惯健康的周泽楷反驳回来,但还是从旁边的货架上拿了包薯片扔进购物车里给他。

       当然,这些东西最后还是进了周泽楷的肚子里。

       周泽楷觉得也许叶修的特点就是:他有所有自己没有的东西。他始终和他保持着叛逆,却又和谐亲密。

       那个陌生人的闯入彻底打破了这种平衡。

       他到底是谁呢?

       周泽楷走到了他的办公桌边。还有最后一步了,他只要问一句他的名字,或者看看他的工作证,他就可以...不,可是,还是差那么一点点,还是莫名地恐惧。也许是因为熟悉感莫名其妙,恐惧也跟着它慕名而来。

       于是不知道算不算合了周泽楷心意地,那人先转过椅子来,面对周泽楷。

      “小周...啊,不,周经理,有什么事儿吗?”
 
       “你好,额...”

      “噢,对了,昨天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叶修,我是新来咱们部门的员工。没错,就是大家说的那个走后门儿的,哈哈哈。”还没等周泽楷开口,那人就回答了他心中的疑问,对自己的身份还笑得坦率。

       不过周泽楷无心听他寒暄些什么了。自从“叶修”那两个字从他嘴里泄出来,周泽楷的脑子就一片空白了。

       叶修

       叶修

       叶修......是我的那个朋友吗?是他吗?是他吗......可他,不就是我自己吗,生活在我大脑里的另一个人......难道说,世界上本来就有一个叶修,一个真实的叶修......对,世界上本来就有一个叶修。那个叶修,我见过他,我见过他啊!   

       一瞬间,所有回忆涌入周泽楷的脑海: 他的小学时光,教学楼后的草丛,那些施暴者的拳头,那个挡在他身前的坚定身影,那个好听的嗓音,那双含笑的眼睛...... 

       我见过那个叶修啊。

       针刺似的疼钻进周泽楷脑子里。他腿软着踉跄了一下,一手扶住了叶修的椅背,一手抚上太阳穴。

       “周经理,你没事吧?你不舒服吗?”面前的叶修见状急忙站起来,扶住周泽楷的肩膀,轻皱着眉头问他。

      看着叶修的脸更近距离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周泽楷感到更加眩晕了。但他还是用自己强大的自制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站直身子,对叶修露出一个微笑。

      “没,我没事。”

叶修大大好帅✧٩(ˊωˋ*)و✧叶修大大最帅✧٩(ˊωˋ*)و✧
等我瘦下来我就来出(娶)你我的老叶!!

【all叶】除夕之夜

除夕拖到初一,本来以为一个cp200字。。结果。。就三个cp吧

放假闲得写着玩,没水准,不正经

后后后排表白老叶

翔叶

       茶几前的电视机上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窗外的炮竹声被距离和玻璃窗过滤成和谐的音律。孙翔一家人吃过丰盛的年夜饭,正坐在电视机前的沙发上看着春晚,度过除夕之夜。

       当然今天这家里还有一个人,孙翔的爱人叶修。

       孙翔的注意力不在那些年复一年千篇一律的红正直文艺节目上,他的目光紧紧锁在叶修的手上。
      
       他爱人那双漂亮的手,骨节分明但又不至于瘦骨嶙峋,匀称纤细而白皙干净。

这双手正右手拿着水果刀,左手拿着一个苹果,灵巧地用水果刀贴在苹果的表面,转动那个红润饱满的果子,把苹果皮一圈圈削下来,再切成大小均匀的小块,放在白瓷盘里,扎上几只牙签。

       叶修的白皙的皮肤配上苹果的诱人的红色,真好看啊。孙翔心里发了这么一句感叹。

      “爸,妈,明年我跟二......孙翔回B市我家过年吧。”叶修放下水果刀,用他那种清澈但略带点沙哑的好听嗓音开口了。顺便撇了一眼那个因听到转瞬即逝的“二”字而扁起嘴的孙翔,温暖的笑容对着孙翔的父母。

      “好啊,让你父母再好好和他相处相处,这孩子这么大了都还不怎么懂事儿,一点都不像我们叶修,哪儿都好。正好我们两口子出国旅游去也好。 ”孙翔妈回道。

      “妈!您怎么这样!到底谁是您亲儿子呀!”大金毛二翔眉头紧皱,沮丧地摊在沙发,刚刚一块叶修切好的苹果正被他送进自己嘴里,手往下一拽,咬断了牙签。

       还“我们叶修”,切,明明是我的叶修!

      “孙翔啊,你妈说得对。”孙翔爸听相声听得全神贯注,就留出心眼儿回了这么一句。

      “爸!”孙翔感到受到了亲生父母的集体排斥。

       旁边叶修颤抖着身子憋笑。但这时电视上的相声正甩出一个格外好笑的包袱,一家人都笑了。


王叶

      “不后悔吗?就一点都没有?今天可是大年夜。”王杰希一手拿着一杯湛了三分之一杯康帝的高脚杯,向叶修走过去。

      “不,一点也不。”叶修从窗外华美璀璨的夜景里回过头来,接过了这杯红酒。

       看来今晚这家伙是想灌醉我啊,心机。

      “首先,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从来不会后悔。再说......我喜欢你,是胜于一切的。”

       叶修目视着前方不知道是在看向哪儿,但他眼里闪烁着的光是毫无疑问的。

       有着一面巨大落地窗的豪华酒店房间里没有开灯,光源全部来自夜晚忙碌繁华的纽约,高耸的大厦和流动的车子。

       王杰希的微笑被这个幽暗的环境衬托得温柔又有点魅惑。

       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刚过完他们最盛大的节日圣诞,中国人民的春节又接踵而至。但是王杰希和叶修哪个都没有过,他们孤独地守在他们的角落里,享受着只属于他们二人的热闹。
 
     “好,明天我们好好逛逛纽约,先去大都会博物馆,再去百老汇听歌剧。我拿到了经典《狮子王》的票,是不是很棒?”

       王杰希含笑的声音从叶修耳边扫过来。他左手从背后搂住叶修的腰,右手用酒杯与他手里的碰杯,探过头去,与转过头来的叶修一个深吻。

       让我想想,这是他们私奔出来的第几年了。噢,第三年了吧。

      不过时间对他们来讲一点都不重要。

      有你在的地方,时间就停了。

周叶

     “这位客人,今天网吧不营业!”

       听到除了游戏音效万籁俱寂的环境中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叶修头都没抬,向门口喊了一句。

       不过也没再听到那人开门出去的声音,听脚步声那人倒是固执地走到了前台。

      “前辈。”

       出乎意料地听到熟悉的声音,叶修连手上的荣耀都顾不上,害得君莫笑被人砍了一刀。他有点惊讶有点呆愣地抬起头来。被屏幕周围散出的蓝色光晕笼罩的正是那个高挑俊俏的青年,他异地恋的小男朋友周泽楷。

       叶修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微笑溢上嘴角。

不过理智一来,那笑容也跟着转瞬即逝,叶修的脸上换上愤怒的表情。

       “小周,大除夕不回家陪父母,来我这里做什么。”手臂抱上胸前,眉头微皱,双眼紧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显然对叶修的反应有些措手不及,表情一瞬间就沮丧起来,低下头,身后晃着的尾巴和竖起来的耳朵都耷拉了下去,可怜兮兮地对上叶修的双眼。

      “我...不想前辈一个人,想陪着前辈...”说着抿了抿嘴,抬起头,露出一个傻甜白的笑容。

       看着男朋友这幅样子,叶修软了心,抬手摸了一把周泽楷柔软的头发,叹了口气,露出了笑容。

       “哎,真拿你没办法。”





【周叶】守护神1~2

办公室背景,梗挺邪性的

写得特别没水准

太佩服职业电竞选手了。最近守着ps4打最终幻想15,杀个怪能废一堆药,上个暑假肝黑魂一个地图被杀了70多遍,这踏马还都是pve,pvp得渣成什么样。手残药丸。

「小周,你行吗?」

『嗯,可以。』

「真的?你确定?」

『嗯,前辈歇会儿吧。』

「呦,你小子翅膀硬了,敢哄哥了啊?」

『...不,没。』

「行吧,那哥就先回去,不行再叫我出来啊。」

『嗯』

       周泽楷独自站在正徐徐上升的电梯里,电梯的玻璃门映出他的脸,一张帅得不可一世,让无数少女心动尖叫的脸,嘴角带着笑,兀自点头。

       经过多年自己的打拼,周泽楷终于登上了部门经理的职位。当然,有一大部分是叶修的功劳,但是外界的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

       今天,周泽楷要在整个部门的员工面前做一个就职演讲。他其实还是很紧张的,但他这么多年以来,已经从叶修的身上学到了一些自信和坚强,他相信自己已经可以独自应对,不用每次都麻烦叶修出面了。

       耳边只有机械平稳运作的声响,被迫上升带来失重感,玻璃电梯门圈框出的景象迅速移动,让人感觉只是在观看电影一样,脱离了现实。

       周泽楷的记忆回到童年时代,四年级的那一天。那时他还是一个胆小怯懦,在学校里受尽欺负的孩子。

      “嘿!你这个怂货!别敢做不敢承认!说!今天是不是你给老师告的状!”一个在同年龄孩子里算是壮实的男孩一脸戾气,揣了一脚摔坐在教学楼后的忍冬青丛里的另一个男孩子。

      “他...问我...”。那个面目清秀的男孩身高不矮却瘦弱,他蜷缩的身体被树丛的枝叶刺戳着,双手抱着头,低垂着眼睑,睫毛颤抖,视线从自己的一鞋间窜到另一个鞋间,眉头紧皱。

       “问你你就说啊!害我们被罚被请家长!你就是欠揍!”那个校园小霸王又给了男孩一脚,男孩觉得全身曾经被打过的部位的疼痛都被唤了起来,一起叫嚣着要吞掉他。

       但随即他发现落在身上的击打和那个可恶的同学的吼声都突然停了下来。他抬起头,发现自己身前有一个身影展着双臂挡住了那个恶魔。那个身影的形态坚实而美好,似乎能挡住他世界里所有的恶和伤害。

       那个人对那个小霸王开口了:“敢做不敢承认的难道不是你自己吗?别人只是说了实话有什么错?你不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草包?快快快,快点走开!哥教训你们这些小屁孩最拿手。”

      “切,你谁啊,多管闲事!”小霸王看见那人傲气的眼里闪烁的光,真的很厉害的样子。嘴硬,可心里还是发怵了,烦躁地用脚尖踢开一颗石子,迅速地大步走开了。

      “你好,我叫叶修,在旁边的初中部。”那个守护神灿烂地笑着,伸出一只手臂,拉周泽楷起来。那笑容在周泽楷眼中像是刺穿厚厚乌云的一束阳光,正照在他身上。

       周泽楷手上借着些从叶修那传来的力,双腿肌肉同时用力站了起来。抿着漂亮的薄唇,少见地露了一抹笑,声音很小,但是像春水那样清澈温顺地应了声:“周泽楷。”

     “你好啊,小周,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手真是丝滑细腻,而且温暖。啊,好想一直这么握着。

       周泽楷回到家里,幻想了一整晚,他觉得叶修会成为他最好的朋友,陪在他身边,他的梦里都是那个温柔的笑容。

       但第二天他去初中部问了个遍,得到的消息是,叶修转走了。

       可周泽楷再也忘不了叶修,叶修这个只与周泽楷有一面之缘的人,就这样住进了他的心里。

      再见到叶修又是在那样的时刻。

      周泽楷又被那些小恶霸怼在放学无人的楼梯角。

    “上次有人打搅,咱们的账可还没算完!”

    “兄弟们,上!”

       那些人的拳头又要挥过来了。周泽楷完全不知所措,只是再次做出蹲下抱头的姿势,眉头紧皱,等待着厄运的降临。

       可这时,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一个温柔的声音。
     「小周。你是对的,你没有错,你没理由容忍他们。你很厉害,你不用害怕。反击!」

       这温柔的声音仿佛把声音的主人的力量一点点传送给他。

       叶修。

       周泽楷猛然一跃而起,提起自己的拳头,向那几个人的脸上砸过去。小胖子没有预料到这个一直以来都只知道畏畏缩缩,被自己乖乖欺负发泄的人会突然反抗,右眼框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开始漫上发麻疼痛的感觉。

     “靠!你居然敢打我,老子这次不打死你不算完信不信!”

        他怒吼着冲上来,但周泽楷往旁边一躲,转到了他的背后。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左手死掐住他的胳膊,右手拎起他的脑袋就往墙上一下下地磕,从头撞墙壁发出的闷响就可以想象那有多疼。而周泽楷的腿还时不时踢在那小胖子被厚厚脂肪包裹的腿上,膝盖击在他的屁股上。其他的孩子见他们的“大哥”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有心解救,但手上的力气也不由自主地小了许多。
最后那几个人被周泽楷打得落花流水、鼻青脸肿。
 
        周泽楷第一次知道自己真的很厉害,自己真的一点也不弱小。

        那几个欺负同学的孩子带着一块青一块紫的脸去告老师,老师却不相信他们,不相信是周泽楷那个乖巧文静的孩子把这几个淘气的校园小霸王打成这样。周泽楷什么罚都没有受,反倒是受伤的几个小霸王因为打架受了罚。

       从此学校里再没有人敢欺负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这都得归功于叶修。

       叶修从此就这样,经常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帮助他,鼓励他,待在他身边,一直陪伴他到了任职经理的这一天。

      “感谢我部门所有的同事、领导,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人,因为你们我才有今天。我将带领部门走向辉煌的未来!”周泽楷的演讲结束,掌声雷动。

      “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人”这几个字,周泽楷咬得格外清楚。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人是谁。

        叶修。

       周泽楷的胸前挂着那张系着蓝色带子、包着皮套的崭新工作证,想着那个人,站在众人前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周叶 七夕贺文】叶修的一个七夕

#第一次发文 文渣还是没控制住#

#明明是七夕贺文 拖延症最终还是迟到了#

#本想写个小段子却爆了字数#

#ooc更不用说#

      叶修的七夕节和平时完全没有区别。要不是下班顺路去seven eleven买方便面时撇到店门口桶里装着的,用带紫色花纹的玻璃纸单只包装起来的新鲜红玫瑰,他根本不会意识到今天是七夕佳节。

       不过意识没意识到,有什么区别呢?叶·没有女朋友也没男朋友只爱荣耀·修只是脑内感慨了一下中国古代人民的丰富想象力和浪漫主义精神,就继续提着几大包不同口味方便面——都是那种塑料袋包装127gx5而不是桶装,便宜便于囤积——继续往家走了。

        大概是为了他再不能逃离家里人的视线,这一次真真正正退役后的叶修被家里人逼迫着在自家公司做了个差不多力所能及的工作,干不了的部分和捅出来的篓子由叶秋找人补找人担。不过叶修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首先一个奔三的大男人还赖在老辈儿那里不合适,其次在家他还要受着管制,得少抽烟少熬夜打荣耀。但其实最主要的是一直默默承受所有的他心里是孤独惯了的,突然有很多人每天围着他嘘寒问暖,一时的反差他适应不了。所以叶修在家里的赞助下买了公司附近一间客厅不大的一居室,这种三环以内CBD里供商业人士的精装商品房又贵又没有温馨的气息。不过对叶修来说无所谓,能有电脑打荣耀就行。

       不过即使是荣耀之神的叶修,心底还是渴望被关心被爱的吧,像任何人一样。

       打开门,钥匙放在门口鞋柜上,蹬掉皮鞋穿上拖鞋。没有开灯,但白天较长的夏季,七点多天也没有全黑,整个房间还浸在一片忧郁冷淡的灰蓝里。把方便面和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扔,粗暴的把自己的领带扯下来——像个狗链一样,好烦——然后把工作装的西装外套同样粗暴地脱下来,和领带一起甩到沙发上方便面旁边,衬衫解开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放松一下。

         一天里属于别人的世界的时间结束了,是时候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小憩一会儿了。

        叶修没饿到极点是绝对懒得吃饭的,虽然仅仅是泡个方便面或网上叫个外卖。于是他直接冲进书房打开电脑,进入荣耀。君莫笑和千机伞留给了兴欣,这是随意开的一个号,虽然叶修总觉得它是个小号,但其实它是自己仅有的号,所以也就是大号了。不过反正也不参赛了,因爱好随便玩玩而已,什么样的号都无所谓了。况且叶修好歹也是荣耀之神,玩什么号都差不了。

         七夕活动大大的标识悬在屏幕右上角格外显眼。不由自主地打开好友列表瞟了一眼,也不知道自己在找谁。啊,小周不在线呢,平时不管那孩子有什么组队任务都会第一时间来找我,还一来到b市就粘着我,经常在qq上给我讲他今天遇到的事情,或者听我抱怨公司里的事。不过今天是七夕节,那么帅又那么温柔的小周一定有女朋友,今天要陪女朋友吧。不过反正七夕任务我们两个一起做也不合适,虽然荣耀倒是不在乎男女什么的。叶修边控制角色走到副本地,边这么想着,没有发觉自己这样专注地想着那个人的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天上正用身子搭着桥的喜鹊感觉到了吧。那是因一直陪着自己的人突然不在而感到的意外和一点点失落感吧,是想到他有女朋友有点吃醋了吧,心底是想让他陪着自己的,这种稍微任性的想法吧……那是,思念他吧。向来只爱荣耀的将近而立之年的叶修大大什么时候会这样矫情了呢,虽然他自己没有发觉就是了。

          角色走到副本门口还没来得及组队,门铃就突然响了起来。叶修一天里好不容易有的打荣耀时间被打扰,他非常不爽。一定又是叶秋来探监了,真应该早点赶他去交个女朋友。边这么在心里抱怨着,边放下鼠标去开门。

         叶修左手压住门把手开门,头别过去做出一脸不耐烦,准备上来就呵呵门后的人一脸。门打开了,叶修表情嫌弃地把头转过来,目光扫到门后人的脸的那一刻神情却瞬间变了。

        “小……小周?”惊讶的神情覆盖了整张脸,全身的细胞好像也被大脑因接到过于出乎意料的信息而放出的电流而电得跳起来了一下。

         原来不在线是来了这里啊。怎么会突然千里迢迢从h市过来,又怎么知道这间房子的地址的呢。——不过这些细节叶修已经无暇思考这些了,他彻底被眼前的景象镇得大脑停转。

         年轻人帅气的面孔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出现在眼前,一直不在意人的外貌的叶修突然发现原来帅气真的会给人带来一种视觉冲击力。

         但如果只是周泽楷出现在自己家门前,叶修不会那么惊讶,毕竟也许是有联盟的事情来找他。令他如此惊讶的是,眼前的周泽楷身着黑色西装,而且明显不是他自己那种糊弄工作规定的西装,而是定制的精致合身的礼服,完美衬托了年轻帅气的人的模特身材。胸前用温莎王子结系着一条看着质感就很好很昂贵的,带暗纹的深红色细领带,窄的那一片没有完全被前面略宽的那一片遮住,俏皮地斜出来一点,使规矩的黑色西装完全没有沉闷的感觉,衬着那具身体散发出来的活力。

       他左手捧着一束玫瑰,刚刚大概来按门铃的右手垂在身侧,因紧张而有点紧绷。玫瑰不是刚刚叶修看到的便利店门口那种忘了节日的男人临时来糊弄老婆的花,而明显是提前预定好,而且精心考虑了一番的。那是九十九朵红玫瑰,叶修当然没有去数,但他能看出那近乎夸张的繁复。玫瑰束由牛皮纸包着,而不是女性化的粉红色纱。暗红色的麻绳将花束在一起,应着七夕佳节的景,也呼应着周泽楷暗领带的暗红。红玫瑰绒布一般质感的花瓣上零零散散撒了些银粉,像是有着翅膀的深林里来的小精灵撒上去的似的,打破稳重的整体暗色调花束的沉闷。

        看到这样子的周泽楷,叶修头昏了一瞬,但叶修还是立刻逼迫自己想得实际些,换上带有一点戏谑的笑说:“怎么了?和女朋友闹矛盾,被女朋友赶走,来临时求哥收留了?”

      周泽楷没有回应这句故意毁气氛的话,而是继续稍微低垂着头,微抿着唇,脸害羞得微红,像是想送给喜欢的女孩子礼物又不好意思的少年。就这么停顿了一小会儿,又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了似的,抬起头直视起叶修,眼睛突然与叶修的对上,让好不容易掩饰住慌乱的叶修再次措手不及。他一脸郑重甚至虔诚地双手把花送到叶修的胸前,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坚定却因紧张有些颤抖:“前辈,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这下轮到叶修脸红了。

        叶修现在被那束花堵着,柔软的花瓣似乎能碰到他解开了两颗衬衫扣而裸露出来的白皙皮肤了。周泽楷漂亮的眼睛直对上他的眼,眼里大半是坚定又有些期盼和楚楚可怜,好像金毛犬期待主人宠爱,又好像是在用视线把他锁住,让他回答一样。他只能选择答应或者不答应了 。

         内心强大的叶神也终于没法淡定了,他觉得自己此时的心率一定超过了一百五。

        叶修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因紧张咽了下口水。就这样静止着忐忑了一会儿,突然坦然下来,深呼吸一口气,脸上绽出了少有的不带嘲讽的温柔的笑,用轻快的语气缓缓开口:“嗯,看在你也是联盟第一人,还长得那么帅的份儿上,哥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