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胜寒

忙成狗

小狮子艾格西和哈特教授


今日份的沙雕脑洞[企鹅比心.jpg]
因为觉得艾格西会很适合做只小狮吉,身体很大很有劲却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把回家的哈特教授一下子扑倒

哈特教授追踪这只年轻雄狮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了。那是只还没成年的小雄狮,颈子上的鬃毛还没有完全长出来,但身体已经足够巨大和强壮。但最另哈利·哈特感兴趣的是,狮子明明是一种群居动物,这只年轻雄狮并不和其他狮子一起行动,而是像只豹子那样单打独斗,偶尔有母狮子试图接近,他会像对待什么领地的侵犯者那样狠狠攻击,把她们赶得远远的。哈利想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

他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艾格西。

刚开始的时候,哈利只敢躲在距离他一百米的地方遥遥相望,接着借着大树或者灌木类植物作为掩体越靠越近,最后哈利甚至敢大摇大摆地把吉普车停在离他仅仅十米远的地方了。艾格西似乎默认了他的存在,对眼前的人类熟视无睹,不躲避也不攻击,任由他跟着自己。

非洲草原的恶劣环境让长久待在室内进行研究的哈利觉得有些吃力,独自一人的跟踪行动也让他觉得孤独。幸好有小雄狮艾格西在,每次开着车拍摄他灵敏地扑倒羚羊,或者他偶尔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眼的时候,哈利便不再觉得那么孤独。

夜晚来临,哈利随着艾格西的脚步停在了一棵巨大的猴面包树下。清风拂面,满天星斗,哈利放弃了在吉普车上再次蜷缩一个晚上,从后备箱里拿出帐篷,撑起了一个小型庇护所。艾格西侧卧着睡在离他的帐篷几米的地方,影子映在帐篷布上清晰可见,哈利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哈利被肩膀上喷洒的火热吐息惊醒。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脑袋被一个身躯庞大的猛兽环着,他的肚皮在自己枕头的上方随着呼吸起伏,大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呼噜声,睡得正酣。——艾格西不知怎么闯进了帐篷,在自己身边睡了下来。哈利吓得浑身僵硬, 悄悄地挪动身体试图让自己的脆弱的脖子离雄狮的利齿远一些。睡梦中的艾格西没有醒,但似乎察觉了哈利的动作一样拿毛茸茸的脑袋在哈利的肩膀上蹭了蹭,甩了甩粗壮的尾巴,继续酣睡。哈利不敢再动弹,拉了拉睡袋,战战兢兢地躺在大狮子的怀里。但是很快,他由于艾格西体温带来的温暖,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梦乡。

热带草原气候昼夜温差大,白天热得冒烟,夜晚却让哈利裹紧保温的冲锋服还觉得冷,被温热的艾格西包围着入睡的昨晚是哈利到达非洲后睡得最舒服的一晚。第二天早上醒来,哈利觉得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哈利走到外面看到太阳已经高高挂上了天空,才发现自己因睡得太好而睡过了头。哈利打了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艾格西已经不在帐篷里了,枕头边甚至没有多少残留的热度,环顾四周,也没有艾格西的影子,他不忍心让艾格西挨麻醉针所以还没给他戴上追踪项圈,现在他很有可能跟丢了。在茫茫草原上找一只狮子可不容易,哈利连忙开始迅速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就在哈利急急忙忙地把卷得乱七八糟的帐篷布塞进袋子里的时候,远处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个影子。——艾格西!他回来了,哈利隔得老远就能认出他脖子上那短短的参差的鬃毛,嘴里好像还叼着一只什么......野兔?哈利不觉得艾格西会饿,他昨晚才刚刚进食过,哈利看着他独自扑倒那只斑马,还有吃饱后鬣狗对那剩饭一拥而上,况且狮子通常不吃兔子。可他为什么要猎兔子?艾格西走近他,把兔子甩在他的脚边。见哈利愣着不动,又靠近用鼻尖把兔子往哈利的方向推,又用鼻子蹭蹭哈利的长腿。

“你这是......给我吃的?”哈利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知道海豚会有帮助人类的动作,但从不知道狮子也会有。“谢谢你,艾格西。”哈利笑了,试探着伸出手去想要摸摸艾格西的脑袋。他缓缓弯下腰,把手伸向艾格西,手指触碰到雄狮金色的毛的时候,艾格西并没有跳起来攻击他,哈利因此大胆起来,像抚摸一只猫那样开始从头顶到脖子抚摸这只雄狮,艾格西眨着大圆眼睛,喉咙里发出代表舒服的“呼噜呼噜”声。

在小雄狮期待的眼神里,哈利没有浪费他的劳动成果,把那只兔子剥皮挂在树枝上烤了。他从来没做过这种活儿,但艾格西的大牙几乎把兔子的头都咬了下来,给他的工作带来了便利。他们找到了一条小溪,一人一兽一起坐在溪边,艾格西蹲坐着乖乖看哈利吃早餐。虽然哈利不喜欢在早餐吃烤兔肉之类的主菜,但他已经一个多礼拜没吃过新鲜食物了,娇生惯养的学院派教授可从没遭过这种罪。

哈利把一只兔腿扯下来咬了一口,拜他车里的一小块盐巴所赐,味道没有太糟。小雄狮艾格西煽动鼻翼闻着味道,又转过头看看燃烧着的火,好奇地歪歪头。哈利看着眼前这只巨大的猛兽像个小狗一般傻乎乎的样子觉得好笑,抬手撕了一小块肉下来,举到他的鼻子边:“你可以尝一点点熟肉,但是别吃太多。”艾格西嗅了嗅,似乎不太喜欢,把头转到了一边。哈利笑了笑,把那片肉重新扔进来自己的嘴巴咀嚼。

从此他们两个人便一起上路了。白天的时候,哈利会拍摄艾格西、写记录、跟艾格西一起玩、陪艾格西去标记领地、开车跟着艾格西打猎。他每次都会把艾格西的猎物切下一块里脊肉尝一尝,鹿和羚羊的还不错,斑马的酸涩难吃。到了晚上,他们会找个地方停下来,哈利支起帐篷,艾格西挤进来和他一起睡。哈利没有尝试把他轰出去,他不想承受一头成年雄狮生气的后果,况且艾格西庞大的身体非常暖和,像个加大版的暖水袋。艾格西有时候会想和哈利玩幼狮之间打打闹闹的小游戏,但即使他轻轻地咬也会让哈利觉得疼,他似乎意外地通人性似的,在一次不小心用牙齿把哈利划伤流血时候就再也不这样闹了,只翻过身子露出肚皮让哈利瘙痒。哈利的研究时间目标是两个月,但他有时候会忘了自己到此的目的。

哈利习惯了和艾格西的近乎温馨的和谐相处,有时候几乎会忘了一只野生狮子的常态——凶猛、狠厉、嗜血,那才是一只狮子应有的样子,而不是艾格西这样。艾格西会是这样确有其因。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