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胜寒

搞cp最重要开心

【蛋哈】优秀青年企业家自述创业(恋爱)史


eggsy x harry 互联网企业家x投资人au  ooc预警
胡说乱写,放飞自我,做人最重要开心(熊猫头诶嘿嘿)
部分情节原型来自我的男神埃隆马斯克


         昨晚,xx节目邀请到了优秀青年企业家艾格西演讲,自述他的创业史。显然,我们这位意气勃发的年轻人并没有顾个枪手写稿子,他把自己对于那位令人尊敬的正牌英国绅士的一切龌龊心思都讲了出来。——事后,讽刺派撰稿人、哈利之挚友梅林先生如此在推特上写道。

        “我出生于伦敦贫民区,父亲死得很早,母亲带着我很辛苦,还有个暴虐的继父。我的童年就是在各种廉价垃圾食品、酒精味儿、无休无止的谩骂和母亲的哭泣声中过去的,上的也是穷人仅能负担得起的公立学校。那会儿我躁郁又厌世,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没有希望了,唯一让我觉得有点意义的是国立图书馆的书和那些有趣的代码。我在学校没有什么朋友,不喜欢和人交流,总是一个人跑去天台坐着看书或者去微机室偷用电脑。我还偷用学校电脑做了个小游戏程序,卖给一家美国公司赚了200刀。同学都觉得我脑子有问题,我一般不理他们,但如果他敢过来挑衅,我就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我很早就认识哈利了,那会儿我在上高中,哈利已经是个成功的实业家和投资人了。我17岁,哈利37。认识哈利的过程很神奇,你绝对想象不到。”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会儿我是脑子抽了还是怎么,也许太好奇贫民窟以外的世界了,我给在报纸上看到那些伦敦有名的大企业家挨个打电话,问他能不能一起吃个晚餐。当然,大多数秘书接到电话,听到是个男孩的声音就当恶作剧——事实上那就是个恶作剧——挂掉了,其实我也没想过真的会有人接受。但是哈利,只有哈利,他居然真的接受了邀请。他接过电话,询问了我的年龄和学校,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好啊,我想我周五晚上有时间,方便吗?’他的声音好听极了,带着那种我们这些贫民窟的野孩子望尘莫及的优雅贵族发音。”

         “他派了个司机去我家接我。我震惊极了,那是辆漂亮毙了的黑色奔驰,和我身上还沾着番茄酱的黄色运动衫格格不入。司机带我去了西区一个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告诉我哈利正在酒店餐厅里等着我。我到这时还不敢相信我是真的认识了一个哈利那样可敬可爱的人,还正要和他共进晚餐。我以为自己在做梦,仿佛一踏上那漂亮的羊毛地毯梦就会灰飞烟灭似的。但是哈利就在那里,坐在一张正对着大门的桌子前,温柔又优雅,身上穿着整洁合身、看上去就很贵的西装,笑着朝我招手。这下我只好祈祷这个梦不会很快醒来了。”

        “哈利请我吃了一顿大餐,我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顿饭,多汁的小牛排和香气四溢的奶汁通心粉,歌剧院蛋糕,当然还有红酒——那时我还喝不出红酒的好坏——这些东西以前我只啃着热狗在电视里见到过,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这么漂亮的餐厅里吃到。桌上摆着好几副刀叉和勺子,我不知道怎么用,哈利就从座位上站起来绕到我背后,从背后环住我,拿起最外面的那副放到我的手里,告诉我该按照什么顺序用刀叉。哈利吃得很优雅,脊背挺直,咀嚼东西完全不会张开嘴,一点声音都不出,我却粗鲁得像个原始人一样对着美味的食物就忍不住大快朵颐。吃了一会儿我才发现这个问题,怕哈利嘲笑于是努力学他的样子,但似乎他并不介意,只是微笑着看着我。吃完饭我们聊了很久,从我的学校到家庭,再到科技和互联网,他对我做的游戏程序很感兴趣,我告诉他下次要是能再见就带一盘给他。他也和我说了很多管理公司中有意思的事。我觉得这个长得又好看又优雅的绅士人实在是太好了。他答应我以后会保持联系,又微笑着拥抱了我,衣领上有松木和麝香的让人觉得暖融融的气味,最后把我送出门,嘱咐司机送我回家。”

        “自那时起我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了一道光,哈利,他是我的动力、我的精神支柱、最高目标。每一天,我都在想着有一天能成为和哈利一样优秀的人,陪在他身边,每天都能和他像那样坐在一起吃晚饭。就是那样,我拼命学习,拿到了剑桥的录取通知书和全额奖学金,修了物理和经济学。是哈利给我写的推荐信。哈利一直在和我联系着,我们时不时就会打打电话,聊聊学习和工作,偶尔一起吃顿饭什么的。我不得不承认那时候我就已经对哈利心猿意马了,也许更早,早到我们第一次见面起也说不定。谈话时我总忍不住盯着他开合的嘴唇看,觉得他的眼睛湿漉漉的诱人得要命。”

         “哈利把我的心填得满满的,我再也不会觉得空虚孤独,在晚上辗转反侧,他对我笑一笑就能让我开心上一个礼拜。你知道我不是那种沉得住气的人,我本来很想很想告白的,但不管怎么想,又觉得这样的自己配不上哈利。即使哈利不介意,我也不能给他的爱情牢固的物质保障。我知道哈利已经很有钱了,但那不是一回事儿,我希望哈利因为我给他的东西而感到快乐,我想有足够的资本保护哈利,我想给他世界上最好的。”

         艾格西说到这儿,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好像他还是当初那个困于单恋又踌躇满志的少年。而事实上,他确实一直都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艾格西年纪轻轻,成功之路却坎坷泥泞,但他从来没有被人世的苦难染上沧桑,因为哈利,那个他爱的男人,只要有他,世间所有的黑暗都在他给予的光明下退却,所有的深渊都缩小成一道轻而易举就可跨过的裂缝。

        “那会儿硅谷的互联网如火如荼,国内做实业起家的投资人却对它没什么信心,没人愿意投资那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儿。可我有种直觉,互联网一定会在未来主宰时代。所以我做了个决定,我决定去硅谷寻求投资。我一无所有,没什么可留恋的,唯一放不下的是哈利。难以想象,我这下要和他隔着整整一个大西洋了,我担心到了那儿我会因为想哈利而吃不下饭。希望哈利在我回来之前不会结婚,即使他结婚了我也会把他抢.....不不,当然不,我也只好大哭一顿,然后在他身边永远守着他。只要他幸福就好。”

         “我想最后和哈利道个别。我开着继父那辆破二手卡车去机场,路过哈利家时停在了他的别墅前。哈利给了我他的地址以防万一,但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过勇气来拜访,不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哈利穿着一件深红色的天鹅绒睡衣给我开了门。那件睡衣很衬他白皙的皮肤,领口开得大大的,我觉得在最后一刻能把这样子的哈利印在脑子里以便之后那些夜晚使用算是一点安慰。”

         哈利听说了艾格西要去硅谷创业的消息有些惊讶,埋怨他为什么不和他商量后再做决定。听到他这么说艾格西有点高兴。但其实之所以没有告诉他,是因为艾格西怕一对上他的目光,就再也提不起勇气做离开的决定,只想赖在他身边哪儿也不去。“你有多少启动资金?”哈利问。艾格西很难为情的告诉他一分钱也没有。哈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站起来向楼上走去。艾格西以为他因为自己的鲁莽的告别生气了,觉得他是在胡闹,不打算理他了,只好可怜巴巴地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睡袍下离他越来越远的那截纤细的脚踝。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哈利又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大信封和一张卡。“信封里是一千美元,给你在那里暂时安顿,银行卡里是五百万,就给你做启动资金”哈利上前拥抱了他,‘祝你好运,我的男孩’。他的脸上有柔和的微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眼睛似乎比平时还要湿润。那一刻艾格西只想扑上去把他按在沙发上狠狠亲吻。但他还是忍住了,只是回应这个拥抱拼命抱紧哈利,把头靠在他的颈窝使劲磨蹭。拼命憋住的眼泪还是从艾格西的眼眶落了下来,哈利双手捧住他的脸,用拇指擦掉他的眼泪:“去吧,孩子,我等你回来。”

          “我以为他一定会气到不理我,却没想到他拿了一张五百万美元的银行卡出来给我。哈利不是个天使投资人,他是个结结实实的天使。试问哪一个刚出大学门儿的毛头小子能得到五百万美刀这样一笔融资?但我不敢乱用这笔钱,每一分我都花得很谨慎,我不想让哈利失望。我到了硅谷,租了一个写字楼里的一间办公室,放了几台电脑。我没有浪费钱去租房子,就买了一个睡袋,放在办公室里。我经常十多天不洗一次澡,醒来就是写程序,困到不行就钻进睡袋睡几个小时,告诉同事有谁进来看到我在睡觉就把我踢醒。我们的网线是和这层楼的其他公司共用的,繁忙的时候网速慢得崩溃,我只好抗来一卷线亲自拉了一根。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几个非常好的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有几个是名牌大学计算机系刚刚毕业的学生,还有我亲爱的朋友帕西,现在是我的ceo,那时他是个大公司的金牌网络工程师,因为厌倦那种缺乏创新的沉闷气氛挤进了这间狭小的办公室。”

          “可能是因为这间公司生而逢时,也可能因为我们的勤奋起了作用,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在我们的努力下这间公司的发展没有经历太大的挫折,第一个产品投入市场盈利就呈指数式增长。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一切都被调到了飞速的时代。两年之后,我们顺利完成了IPO,在纽交所上市。在外人看来,故事看似有了个美好的结局,但是对我来说这远远不够,只是个小小的阶段性胜利。咳,我才不会说我的最终目标是娶到哈利。”(场下观众和主持人一同爆笑)

         “上帝,两年啊!两年!我自己都不知道见不到哈利的这两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哈利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公司计划上市的消息很高兴,他答应上市仪式的那天会飞来美国参加。那天,他果然来了,而且比我们说好的时间还要早得多,说不定是凌晨坐飞机赶来的。我在大楼里看到他的时候,正在和脖子底下的领带鏖战。说出来有点丢脸,那两年里我不管和人谈多正经的生意都是穿着T恤和夹克,所以不会打领结。”

         看到从远处过来的哈利修长优雅的身影,突如其来的惊喜激得艾格西脑袋发热,正蓄力准备扑过去抱住他,哈利却像是家长见上了一天学从学校回来的孩子一样自然平和,微笑着靠近艾格西,然后抓住了被他缠得乱七八糟的领带。他用纤细漂亮的手指给领带打了一个温莎结,然后这才拥抱了艾格西,又替他整理了一下西装的领子和肩膀。“恭喜你,艾格西,一会儿的演讲要加油。”

       “哈利的微笑实在是太美了,大概是天使下凡。”

        “典礼上哈利坐在前排,他不仅以我的好友也以股东的身份出席。我站在台上讲话,眼睛却一直紧紧锁在哈利身上,差点因为注意力不集中失误。说紧张还是有点紧张的,但我当时只顾盯着哈利看了,差不多忘了紧张这回事儿。仪式举行完,我们在旁边的酒店办了晚宴邀请来宾,哈利当然也在,他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我嫉妒得快发疯了。明明两年没见到了,他居然都不和我亲热亲热。我一边因为公司上市高兴,一边因为哈利的冷淡而死命喝酒。总之肯定是醉得不省人事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是哈利送我进的房间,而且我们还躺在一张床上,他和我一样身上半挂着睡袍,被我紧紧箍在怀里。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完全想不起来。”

        “天啊,艾格西,你怎么喝成这样!”哈利急忙从艾格西的助理肩上接过这个醉醺醺的人,这个长不大的孩子,表示自己会送他回房间,然后艰难地拖着壮得像头小牛犊一样的艾格西上了电梯。

         哈利跟艾格西的房间在同一层,而且正好挨着,当然是由于艾格西的预谋。他刚把这个熊孩子拽进门,推推他的头催他去浴室洗澡,艾格西就身体一沉瘫在了沙发上,怎么叫都一动不动。哈利心里生气又无可奈何,几乎想把他扔在这里,但他的洁癖性子又让他无法对一个脏兮兮的酒鬼置之不顾。于是他干脆脱了自己和艾格西的衣服,使劲撑着他,和他一起进浴室。洗澡的过程艾格西倒是很听话,坐在浴缸里睡着了一样任哈利把泡沫揉在他身上,冲洗干净,然后给两人穿上浴袍。

        洗完澡,艾格西似乎清醒了一些,没让哈利费劲就自己走到床边躺到了床上。哈利见这孩子终于洗完澡可以好好睡觉了,便打算关了灯回自己的房间。没想到刚刚挪动脚步离开床边,艾格西就突然窜起来,跑到行李前翻出一份准备多时的文件,又拿出一支钢笔,把哈利拽到文件面前,举起他的右手把钢笔强行揣在他的手里。“哈利,这是股权转让书,签了吧。签了,我的股份就全是你的了,你就是公司最大股东了,而我就身无分文了。我身无分文了,哈利你可要养着我,你可不能虐待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我也是你的了。”艾格西说着说着就趴在了哈利的身上,抱住了他的腰,声音带着浓浓的酒气,字字句句却清晰无比地闯入哈利耳中,翡翠一样颜色的绿眼睛上蒙着水雾,却紧紧盯着哈利,那里面饱含的情感让哈利觉得惊诧又恐惧。

         哈利茫然地握着笔,惊讶地回望向艾格西。可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男孩就突然伸出手臂把他按在床上。仍未消失的浓重酒气随着男孩湿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耳边,男孩还时不时伸出灵活的舌头舔嘬他的耳朵,双臂紧紧箍着他的腰,双手扯开他的浴袍在他细嫩的腰上摸来摸去。哈利天生敏感的身体瑟瑟发抖,拼命挣扎着。他虽然经常锻炼身体却是那种纤长敏捷的类型,艾格西则是肌肉鼓胀饱满的那种强壮,面对这种绝对力量的压制,哈利完全反抗不了。

         “哈利,哈利,我爱你,我爱你,一直,一直,都好爱你。是那种想和你结婚的爱,是那种想娶你的爱。我的哈利,我爱你。”艾格西闭着眼睛,声音黏黏糊糊的不太清晰,像是好容易找到妈妈的小奶狮子无意识吐出的话语。哈利一时间震惊得忘了挣扎。艾格西趁虚而入,把一只手拿上来拖住他的后脑转过他的头,用唇仅仅贴上了他的嘴唇,舌头伸进他的口腔搅动他的舌头,用舌尖顶他的上颚引起他的颤抖,让他的眼眶开始发红,流出生理泪水。“哈利,我爱你。”漫长而窒息一吻终于结束。艾格西把头埋进哈利的颈窝,就那么沉沉睡去了。

          哈利久久望着压在他身上的青年,最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金发,拉过一旁的被子给两人盖上。

          另他惊奇的是,对于刚刚艾格西的那番举动,他居然没有觉得恶心或厌恶,只是觉得震惊,甚至还有一丝丝——卑鄙的,对于失而复得的满足感。他的男孩回来了,他的男孩没有因为时间和繁华的大千世界而抛弃他,他的男孩总是他的。

         “我忐忑不安得要命,总之我肯定是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了。可哈利醒来和我道早安,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然后我们一起下楼到餐厅吃饭,他的反应平淡无比,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们坐在餐厅吃饭,我心里既高兴又惶恐。哈利既然没有不理我,那说明我的行为还是可以宽容的,但他什么反应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过我又想,反正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干脆就这样坦诚地追人吧。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哈利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跟我认识的十年里,不管我们之间是什么感情,哈利肯定狠不下心再也不理我。我知道自己这样很无耻。”

         哈利觉得自从那顿早餐以后艾格西看他的眼神就变了。明明整个早上他都还是温顺地低着头乖乖跟在自己身后反省错误的样子,可现在他挺胸抬头,盯着自己的绿眼睛闪闪发亮,像只年轻的雄狮傲然地面对即将被征服的领地。那眼神像是想把他吃进去一样,让他觉得脊背发麻,浑身不自在。

        哈利早就答应了艾格西会留在美国一个星期,陪陪他,顺便旅个游——七天,这也是他所能休假的极限时间了。他是个绝对信守承诺的人,即使这样尴尬的状况也觉得不好意思推脱。可是艾格西却完全不复以前的腼腆和克制了,把他的爱意明明白白地摆在脸上,每一刻都寸步不离,围着他身边转圈圈。他总是想尽办法和哈利制造身体接触,并排走路时的肩膀贴着他,在自助餐厅取餐时候拿着夹子的手故意碰到他的手指,谈话时趁机揽住哈利的腰,高调得不行。他找到机会就把“爱”“喜欢”这些字眼说给哈利,恨不得一天说上几千遍。哈利觉得如果自己是一只猫,浑身的毛发都要竖起来了。

          晚上睡前他又去敲哈利房间的门,哈利找借口拒绝了。哈利拒绝后便睡下了,结果第二天起来发现这孩子蹲在门边睡着了,整整一夜。从此就再也没有拒绝开门。这下艾格西这个小混蛋可以尽情撒欢儿了,他每天晚上都和哈利躺在同一张床上,手伸进他的睡袍里抚摸细嫩的皮肤,嘴唇在他的脸颊和脖颈上亲个遍,火热的膨胀着的下身抵在哈利的大腿上,充满淫猥的性暗示。艾格西吃尽豆腐,偏偏嘴里还说着:“哈利,哈利,在你没同意之前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哈利愤怒地心想这难道还叫什么都没做吗!可是他毕竟狠不下心把他的男孩轰出去,让他再在楼道里吹一夜冷风。

          哈利从未想过一向雷厉风行的自己会有一天对一个人付出这样大的耐心和宽容。也许某种难以察觉的依赖和留恋也在他心中暗暗滋生。年轻人的爱情永远是热烈而不知疲倦的,像烈火在一瞬间把他笼罩,又像暴风雨中下的巨浪把他席卷,让他只能随着他的方向漂泊。

          “七天一转眼就过去了,到了最后一天。我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做点什么。其实我也不想把哈利逼得太紧,但公司刚刚上市工作很多,我离不开美国,哈利肯定一回英国就会躲起来,所以必须想个办法把我们的关系定下来,我是说,有一点点进展的那种也好,不过至少得是双方面的。我知道我不应该那么贪心。”

         在美国的最后一天里,只有这顿晚饭吃得哈利很满意。艾格西没有对他动手动脚,小牛排和奶汁通心粉也足够可口,骨感酸涩的黑皮诺很搭配醇厚的的巧克力歌剧院蛋糕。晚餐的地点在一家餐厅的楼顶,露台上只有一张桌子,桌上点着蜡烛,细花瓶里有一枝红玫瑰,从栏杆旁向下望,可以一览纽约繁华的夜景。——真是再庸俗不过的电影场景,哈利心想,却又觉得有几分温馨,让他不由轻笑了几声。

         艾格西今天穿得不同于往日,格外正式,深蓝色条纹西装配黑色领带,口袋里插着他不知道叠了多少次才成功的餐巾。而哈利穿着米白色西装,系着银色领结,袖子上的石榴石袖扣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红润。

         他们安安静静地体验完了上来的每一道菜,其间只有几句对菜品的评价和眼神交流,直到刷着咖啡的戚风蛋糕片、松露巧克力和咖啡奶油一层层堆叠起来的甜蜜香醇的蛋糕送上来,才开始懒懒地聊起天来。
 
         “哈利,你不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一点点熟悉吗?”艾格西拿餐巾擦掉嘴上沾着的蛋糕碎屑,露出胸有成竹似的傻笑。

         “熟悉?”哈利全程姿势优雅地吃得干净整洁,他用叉子切了一小角蛋糕送进嘴里,又抿了一口红酒。

         “是的,熟悉,你不觉得这些菜和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的一样吗?”

          哈利楞了楞神,在自己的记忆里翻找了一遍,然后因惊讶而微张着的嘴渐渐变成了一个微笑。“没想到你记得那么清楚。”哈利的脸很容易红,特别是酒后,现在酒液在他的胃里翻滚加热,热气蒸腾上来让他的双颊和鼻尖都升起了薄薄的红。

          “当然,从我们结束那顿晚餐之后,我没有一天,没有一天不想的是哪天能靠我自己让你天天都吃上这么好吃的东西。”艾格西的眼睛映着烛火闪闪发光,那光让哈利觉得有点晃眼。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事实:出身名门、继承家业的他一直生活条件优渥,这样的一餐对他来讲实属平常。而对艾格西,那个出身在平民窟、不得不靠自己从零开始奋斗的男孩来说,吃上这样的一餐却是有多么困难。他一直以来都受到客观的局限,没能站在男孩的角度上看,只是高高在上的看到了他努力的结果,却忽略了他努力过程的艰辛。这个富有冲击力的事实让他的喉咙发紧,胸口有点闷闷的。

          “现在我终于做到了,哈利,我好高兴。”男孩的笑天真无瑕。他的高兴好像是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的小孩那样纯粹的高兴,大大的笑容,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和尖尖的小虎牙,耳朵也因为酒精和害羞而有点发红。“我只想能保护你,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想要。”

           这让哈利产生了一种感觉,尽管他不知道那是否是因为他自视过高——艾格西做这些都是为了他!为了他一个人!从贫民窟的普通公立学校考到剑桥、从伦敦东区到纽交所,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哈利的精神受到的冲击过大,他觉得心脏的跳动开始加快,眼前有点恍惚而宛若梦境了。他紧张得动了动喉结。

          艾格西保持着他那种笑容,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旁边的花架上那了一张文件,走到哈利身边。哈利看着他的每一步动作都觉得心惊肉跳。接着,他单膝跪了下去,从西装的内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举到身前。他打开盒子,那盒子里面的黑天鹅绒软垫上插着两枚戒指,白金的,上面有一些低调而精致得难以置信的花纹,一枚宽一点粗一点,另一枚窄一点细一点。

         “哈利,这文件是你昨天没签好的,把它签掉吧,我愿意一辈子只做你的雇工。还有,这两枚戒指其实是我很久以前就设计好的,差不多是我刚刚到美国的时候,我把它们放到Blender里建模,有时间就拿出来修修改改,就这么改了三年。我...我没有什么逼迫你的意思,这也不是结婚,只是...如果你对我有点好感,作为男朋友的那种好感,我希望你能带上它。哈利,哈利,如果你毫无表示,我没法安心工作,不,我也不是拿不好好工作威胁你毕竟这是你的公司...”艾格西吸吸鼻子,他一紧张起来就犯话痨而且语无伦次,这点哈利从第一次见他就知道,“总之...哈利,我爱你,想要一辈子陪着你、保护你,你愿意吗?”他抬起头,对上哈利的目光,全身的爱意从满载着笑意的眼睛里散出来,把哈利的全身包围。

          哈利不易察觉地轻轻深呼吸,低下头,抿了抿唇。从前的他也试图寻找爱情与伴侣,但最终一无所获,命运予他孤独,他也接受了孤独;现在命运把这个热情、执着而真诚的男孩推到他的面前,他不知是否也应该欣然接受。

          在哈利思考的当儿,艾格西像被泡进地狱岩浆里的人一样备受煎熬。不过接下来,他看到哈里站起来,把那封文件折起一折,从中间撕掉,扔到地上。然后,他伸手从艾格西捧着的小盒子里伸手拿过里面那枚窄一点的白金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并起手指放在眼前欣赏了欣赏。然后,他也同样蹲下身,让自己的脸和因为惊喜而愣着不动的艾格西在一样的高度,然后凑上去,微笑着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

          “就是这样,后来我们结婚了。顺带一提,我们两个轮流在美利坚和英国之间飞来飞去。谢谢大家,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的......wait!我到底在说什么?!”

——————————————————————————————

          艾格西走到地下停车场,那里已经有一辆车在等他,他打开副驾驶车门钻进车里,迅速窜过去抱住驾驶座上的男人,趁人不备亲了他一口。

         男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头看他:“艾格西,你刚刚不应该那么说的。你给电视台和我们都增加了麻烦。”

          “没关系嘛,他们也不是什么很正式的节目,”艾格西笑着挠挠头,死鸭子嘴硬,不过马上他又想起了哈利一向不愿刻意向别人展示他们的关系,“对不起...”

          “咳,我只是怕别人嫉妒而已。”察觉到男孩语调里的伤心,哈利的眼神闪了闪,扯出了一个奇怪的理由给自己圆场。当然,事实上他不愿太过高调的原因有很多,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在害羞。

         “嘿嘿,可是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听了哈利的话,艾格西的心情马上由阴转晴,露出一贯的傻笑。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即使他也近三十岁,哈利却仍觉得他只是个小男孩的原因。

          “你不怕我被人抢走吗?”哈利笑得像只猫一样,继续这个初中生情侣才会讨论的幼稚话题。

         “所以我得给你在身上留个记号。”艾格西的手不怀好意地摸上了老先生的腰。

          顺带一提,电视台的生意相当好,甚至这期节目成为了他们史上网络播放率最高的一期。

————————————————————————————

         在美国的七天假期后,哈利在回来的飞机上就一直想着昨晚自己的决定是否太过草率。他摩挲着自己的戒指,心中踌躇。他不习惯戴戒指,总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到那东西上。他试着把戒指拿下来放在行李或者钱包里,但总又不安心,只好再拿出来戴上。他看到那枚戒指,总觉得就像看到了艾格西的脸在自己面前傻笑,有一种神奇的安心感。从那时开始,他忍不住总想起艾格西,似乎做什么事都能想起他,有时实在忍不住想确认他的存在,打开手机迫于羞怯也只发几句不痛不痒的“晚安”“早安”。我大概是真的喜欢上那小子了。哈利想。这算不算先婚后爱?不过他接着马上满脸羞红地纠正自己的想法。他们明明还没结婚,可他却已经把这下意识当做默认了的事实了。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