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胜寒

搞cp最重要开心

【蛋哈】The meaning of being alive活着的意义(一)

黑道AU

被大佬Harry收养的小艾格西长大恩将仇报反吞了恩人的故事

因为微博上塔伦那套图引起的脑洞,本来打算一发完,又觉得一发完对不起黑道这么个好设定(*゚ェ゚*)

渣文笔自娱自乐式挖坑写作  真的很ooc

———————————————————

“和其他动物比起来,人在生存方面还多了一项新的条件,即必须坚信自己能够知道为何而存在。”——尼采

        听完了艾格西的告白,哈利·哈特的眼神闪了闪,绕到办公桌后面在皮质旋转椅上坐下,拿出抽屉里的一个黑色木匣,点上了一支雪茄。

        “你本应该恨我的,艾格西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可以说是我造成了你母亲的死亡。”

        哈利的语气带着疑惑、笃定和意味深长的沉思。白色的烟雾在眼前扩散,他的思绪跟着他飘散。他们本不应该相遇的。一个是黑帮组织的中心成员,一个是贫民窟里的普通小男孩,这样毫无关联的两个人之间的相遇,或许可以说是意外,也可以说是命运。

        那是十五年前的一天。哈利本不会搭上那辆车,但是他的司机请了假,车又没停在公司,只好顺路搭了一个在附近的Kingsman的纽扣人的车。黑帮中的命令下达通常是层层传达,最终执行任务的人不会知道最初发命令的人的名字,这样如果他被逮捕,就不可能供出关键人物,所以哈利平时和这种组织最底层的纽扣人之间几乎毫无联系。那是个竖着一头金毛的小混混,开着的白色面包车里到处写着粗鲁的词汇,座位底下粘着口香糖。哈利小心翼翼地避开脏东西在副驾驶上坐下,笨重的车子被鲁莽的驾驶员开得左摇右晃。

        “不好意思,加拉哈德先生,您介意我顺道去收个帐吗?”吊着烟的金发小青年当时这样向哈利发问。他显然是个新来的,或者等级低到连这些事都没听说过,因为他完全不清楚哈利在Kingsman里的地位,不然他就要担心自己肩膀上的脑袋。

         不过幸好哈利是个正牌英伦绅士,不会像西区那些意大利佬一样轻易发火。“没关系。”于是他们在一片贫民窟中停下了车。

         哈利拄着黑伞,倚在门框上冷冷地看着那个青年殴打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他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干过收高利贷这种最没水准的活儿,对这种场景毫无兴趣。房间的一边有一个女人靠着柜子坐在地上哭泣,另一边一个金棕色头发的、约摸六七岁的小男孩一脸茫然地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

        终于,肋骨被踩断几根、下巴几乎要掉下来满脸是血的男人死过去,一动不动了。金发小青年擦了擦脸,抹匀溅上去的血,准备开路。这时一声巨响撞进了他们的耳膜。哈利迅速抬起头向声音的方向追去,原来那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一把左轮手枪,对着自己的喉咙按下了扳机。

        小男孩面对被惨烈殴打的男人毫无反应,但几秒钟后小脑袋分析完妈妈的惨状,爆发出了哭声,眼泪鼻涕堆了满脸。

        “加拉哈德先生,这孩子怎么办?”青年业务技能高超,但没处理过这种情况,只好不好意思地望向哈利,“要不......一起处理掉?”

        “不,别,就交给我吧。”

         哈利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许是因为本性的善良,或许是因为导致其家人自杀而引起的愧疚,但更有可能的是,在看着小艾格西大哭的时刻,他也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以及一个,获得全新生活的希望。

         哈利的父母都来自上流社会,在议会担任重职,一家三口生活幸福美满。哈利二十岁的时候,他正在牛津大学专心学习生物,满心想着的就只有研究蝴蝶,成为一个鳞翅学家。可惜命运就是如此公平和残酷,给予你的总要以另一种方式赎回。一场飞来横祸降临在了这个家庭,哈利父母支持的某个政策侵犯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惨遭谋杀。哈利继承了巨额财产,依然可以享受优质的物质生活,但实际上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悲伤的阴影下,一股复仇的欲望在尚年轻的哈利的心中升起。他通过各种渠道查清了杀手的来处,纽约四大黑帮组织之一,格雷科家族,由来自意大利的移民建立。他也查找了其他三个组织的资料,最终找上了与杀害自己父母的那一派敌对、实力也较强的一个——Kingsman。

         一开始他经历了很痛苦的一段时间,他不得不做大量训练来增加肌肉、学习打人杀人的技巧,这对一个热爱科学的书呆子来说艰难程度如同让企鹅学习飞行。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愤怒的火焰覆盖了一切,包括肉体上的痛苦和理智的辩驳。经过了测试后,其他人还要做些收账、在赌场看场子一类的工作,但他的这一阶段比其他人要短得多。因为他的聪明才智和良好教育下的优秀品格和行为,他很快被崇尚绅士风度的Kingsman提拔,从此一路畅通无阻。到他二十五岁时,就被授予了加拉哈德的称号——Kingsman历史上最年轻的圆桌骑士。Kingsman不像其他一些黑帮,基本以家族为重心,他们最基层的成员也需要经过选拔加入,中心成员借用凯尔特神话中的圆桌骑士团成员的名字作为代号。

          Kingsman重新给了哈利家的感觉,也给了他发泄情绪的机会,他的生活被组织里的事物充实着顺利前进。复仇的机会终于到来,在他二十八岁时,格雷科家族试图垄断艺术品走私的行为激怒了纽约其他黑帮组织,一场不属于阳光下的大战一触即发。每个组织的每一名黑帮成员都参与了战争,整个纽约城暗流汹涌。哈利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自己会怎么杀死那个杀害自己父母的老混蛋,怎么割下他的耳朵,用脚踩他肩膀上的弹孔让他发出痛苦的呻吟,如此方能释放尽自己的愤怒,报仇雪恨。但等到哈利真正用枪抵住他的太阳穴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无比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得偿所愿的快乐。他平静地扣下扳机,任那人直挺挺地倒下去。

        哈利终于明白,原来所有一切哀怨愤怒都已被时间的洪流冲淡,复仇的决定只是不计后果的年少轻狂,曾经所追求的目标原本就是虚无。曾经的他只是被愤怒蒙蔽了双眼,把复仇当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将自己一切的生活都专注于此,使这种专注成为了一种惯性,却忽略了其对他自己的生活毫无益处。这漫长的八年里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的一切努力,经受的一切痛苦,从来都不具备意义。满盘皆输,一切都是虚构。唯一真实的是,自己的青春再也不可复返,曾经年少的梦想再也无可追回。他一朝属于Kingsman,一辈子也只能属于这里了,他永远不可能穿越时空回去,实现他学生时代的梦想,做一个鳞翅学家了。存在失去了意义,他的生活再一次灰暗了下来。所以他总会在任务结束后回到空荡荡的别墅,翻看手边的蝴蝶图鉴、望着墙上相框里的蝴蝶标本时,感到空虚和落寞。

         那个意外闯入他视线的、哭泣着的贫民区小男孩让哈利想到了失去父母时那个孤苦无依的自己,感同身受,而同时,也让他看到了一个重新开始生活的机会。

         “你愿意跟我回家吗?”哈利走到那个坐在地板上大哭的小男孩面前,蹲下身,拿出口袋里绣着山茶花的昂贵手绢,替他擦满脸的鼻涕和泪水。

         男孩刚刚被擦去的泪水再次前仆后继地涌出来,只顾着哭泣,没有反应。哈利继续拿手绢替他擦泪。

         “听着,你不能呆在这里,天就快要黑了。”哈利把哭着的男孩搂进怀里,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手一下一下的顺着他后脑的头发。待男孩的大哭渐渐变成呜咽,他才拉起他,再次问了一遍:“我会给你比在这里更好的一切,吃更好的东西,穿更好的衣服,上更好的学校,你会比在这里快乐得多。跟我回家吧,好吗?”

         “妈妈说不能跟陌生人走。”小男孩抽抽噎噎地答道。哈利不知如何回复,蹙起眉头,为难地抿了抿唇。

          “你的名字是什么?”男孩带着哭腔发问。

          “我的名字是哈利,哈利·哈特。”

          “我叫艾格西。好吧,我们现在不是陌生人了。”

         哈利的脸上浮现了温柔的笑容,伸出手臂把小艾格西抱起来,轻轻拍哭到打嗝的他的背,然后抱紧他,向门外走去。跨出门槛的时候,哈利似乎听到耳边传来一句很小声很小声的嘀咕:

         “我不想要你说的那些东西,哈利,我想要爱。”

         《巴黎圣母院》里的香花歌乐女殷切期盼自己的孩子出生、即使自己一无所有也要给孩子穿上锦缎衣裙和绣花小鞋,因为那孩子是她唯一的寄托,是她活着唯一的意义。哈利觉得自己就像那个一无所有的香花歌乐女一样。他收养了艾格西,把艾格西当成了自己的寄托、自己的精神支柱,只有在看到小艾格西的笑脸的时候,他才会觉得生活并不那么糟糕,上帝并没有夺走他的一切。在物质上,而立之年的他是小艾格西的依靠,可在心理上,他却依靠着这个年级尚幼的脆弱小生命而生存。有时候,在独自一人时,哈利会觉得这样的自己卑鄙至极。艾格西的妈妈是被Kingsman逼到自杀的,他也可以算得上是杀人凶手,但艾格西却毫无所觉地,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家人那样,对自己露出天真单纯的笑容。男孩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杀人无数的黑帮人物,他面对的不是大天使,是草丛里的毒蛇,湖底的水怪。

         但抛却哈利内心的纠结,他们一大一小生活得幸福快乐。哈利利用Kingsman的人脉取得了艾格西的抚养权,为艾格西申请了优质的私立学校。早晨,哈利开车送艾格西去上学,然后到Kingsman上班,晚上,他接艾格西回家,然后自己下厨给两人做晚饭。就这样,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日子一天天地过下去。

         哈利一心期盼着自己的艾格西长成一个英俊优秀的青年,有着与自己不同的体面工作,和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结婚。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恨你?怎么可能!哈利,我爱你!爱你爱得要命!”年轻人笑得天真灿烂,眼睛里闪烁着光,仿佛那里面从来没有映出过邪恶与污秽、暴力与死亡。他走到旋转椅后面,把手臂靠在椅背上揽住哈利的肩,右手伸过去抽出了哈利嘴里的雪茄。“你应该戒烟,哈利,对你的健康有好处,”男孩的鼻尖里哈利的耳朵只有几公分,嘴里吐出的热气烧得哈利心慌,“如果你健健康康的,我们就能在一起很久。”他站起身,把哈利刚刚吸过的雪茄放进自己嘴里抽了一口。

        “好吧,我也许会考虑一下。”哈利望着艾格西抽雪茄的动作,喉结动了动。

        “那你可要快一点考虑,哈利,你多犹豫一秒,我们就会少一秒甜蜜的恋爱时光。当然,如果你打算拒绝我的话,求求你,就别说出来了,给我留点期待的空间,让我能活得下去,亲爱的哈利。”男孩对着哈利拼命眨他的绿眼睛,摆出可怜兮兮的神情。

        “艾格西,我记得梅林刚刚还给你布置了任务来着吧?”哈利掩饰住内心的慌乱,转移了话题。

         “噢,我的天,对,和橄榄油合作商的见面,我快迟到了!拜拜,哈利,晚上见。”大男孩迅速越过办公桌在哈利的脸上偷了一个吻,向门外跑去。

        也许我真的把他宠坏了。

        哈利叹了口气,望着走廊里男孩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中,又看看桌上尚在燃烧的雪茄,想了想,还是把它直接在烟灰缸里按灭,扔进了垃圾桶。

——————————————————

尼采:我确实说过。
“和其他动物比起来,在生存方面还多了一项新的条件,即必须坚信自己能够知道为何而存在。”出自尼采《谁是谁的太阳》

“草丛里的毒蛇,湖底的水怪。”出自《追风筝的人》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