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胜寒

搞cp最重要开心

片桐家今天的饭——新公司上班第一天的午餐便当

#围绕着美食展开的片桐课长和眼镜克哉之间甜甜甜的日常
#应该是个系列文,每章之间不连续

        借着项目里的卓越表现得到了合作公司上层的挖角,跳槽到MGN刚刚第一天上班的,我们的商业精英佐伯克哉先生,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现在感到——非常的烦躁。

      “真是的,明明只是在上班时间见不到那家伙罢了,而且才仅仅是第一天而已。”佐伯狠狠地自责了一番,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手边纸杯里的白水灌了一大口。天天都能喝到的时候将其习以为常,现在却无比想念片桐亲手泡的茶。

        其实这种状况从他早晨和片桐分道扬镳独自一人走在去公司的路上时就开始了。

        总觉得自己的身边少了个身影。那个平时都会和他并肩走着的男人,视线投过去总能看到他带笑的温柔眉眼,不经意间触碰到的肩膀传来人体的温热——他就是一直在这样贪婪的地吸取这个人身上的热度吧,却从来不知满足、不辨是非。

        坐在陌生的办公桌前,下意识地向左前方望去。那是之前公司里片桐办公桌所在的位置,而现在那里却没有片桐包裹在西装外套里让人一望而定心神的背影。也没有片桐用娴熟的技巧冲泡出来的茶叶,只有莽莽撞撞的实习生匆匆盛在纸杯里端过来的白水。

        真是不爽呢。

        虽然佐伯向来向往高处,但不可否认自己跳槽的其中一个因素,是想让片桐过上更好的生活。

        午饭时间,打开公文包里早上片桐做好的便当,扑鼻的香味瞬间溢出来。包裹一圈海苔的辣三文鱼三角饭团,一个个舒展着腕足的“章鱼”香肠,颜色鲜嫩形状方正的玉子烧,还有一点爽脆的腌红姜小菜在盒子一角。

        如果幸福有声音,那一定就是每天早上醒来,在床上仍头脑迷糊时听到恋人炒菜锅里油接触食材发出的“呲呲”声吧。

         尽管有时候这样的片桐也让佐伯觉得心疼。明明前一天晚上被自己折腾到很晚,第二天还毫无怨言地早早爬起来给自己准备便当和早餐。想过让片桐辞掉工作待在家里专心做家务算了,毕竟自己又不是养不起他,更何况现在还被重金挖到了新公司,以自己的能力升职也是不久的事。不过想必片桐不会同意吧,那家伙一定会红着脸说什么,一个男人不工作待在家不太好吧,然后自卑的责备自己能力不足。虽然如果佐伯执意要求的话,他最终还是会同意。不过佐伯已经不想再为难他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对他恐惧或悲伤的表情感兴趣,只想让笑容永远停驻在他的脸上。

        拿起筷子,夹起一只嫩红的香肠,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章鱼”的头部还贴着海苔剪出的“眼睛”和“嘴”。佐伯忍不住在心中莞尔。这个男人啊,明明年纪那么大,却总是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送入口中,虽然放在不保温的便当盒里已经凉掉,但香肠的外皮依然保持煎过后的酥脆。牙齿咬破肠衣,立刻有肉汁从中流出来包裹味蕾。

        先倒一层加日式高汤的蛋液在方形不粘锅中,待凝固得差不多,将蛋饼从一头卷起来放到锅的末端,再倒入下一层蛋液,如此重复。看似简单的玉子烧,做起来却并没有那么容易,火候和时机都是很重要的。如果没到,就会被戳成可怜的煎蛋花,如果过了,不仅卷不起来,口感还会干得像咬海绵一样。可这些对片桐来说却轻而易举,他纤细白皙的手指下,动作向来从容不迫,胸有成竹。

       “佐伯君有便当吃,真好啊!公司食堂和附近的饭馆都早就吃腻了,还贵得不得了!”有新同事听说了佐伯是公司费尽心思挖来的人,便找机会凑上来套近乎,“好丰富的便当,是女朋友做的吗?”

        “不,该说是老婆吧。”佐伯的筷子顿了下,脱口而出。

        “你这小子啊,这么羡慕人家就赶快找个女朋友啊!”

        “切,你的女朋友不也一样不会做饭吗!”

        应该是朋友的那两个同事吵吵闹闹地出去吃饭了。佐伯突然想到,或许自己能得到片桐真的就是那么幸运。需要好好珍惜的那种幸运。

        看着桌上的便当,嚼着香甜的食物,眼前又浮现起片桐熟悉的笑脸和温润的声音。

        吃了这个的话,和恋人分别的八个小时,就不会那么难熬了吧。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