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处胜寒

搞cp最重要开心

访问叶修

#主叶修个人#
#梗:你永远不知道,谁哪次不经意地和你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有参考@吕彦妮lvyanni采访稿#
#交学校社团作业,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我在荣耀全球职业联赛前后这几个月里见了叶修三次。

第一次是兴欣赢了嘉世取得下一季全国联赛参赛资格,叶修终于在镜头前露面。下了赛场,耳机还挂在脖子上,和我握手问好,眼神里是掩不住的喜悦,也有掩不住的疲惫。大概是终于尘埃落定,安心了,他终于放心把他那些不属于“叶神”而是属于“叶修”这个人类的特质表现了出来。

第二次是载着国家队凯旋而归的飞机从苏黎世到中国绕了大半个地球,一大早在T3航站楼落地。叶修眨着稀松的睡眼揉着太阳穴,明显还没倒过来时差,拖着腿从到港通道出口出来。周泽楷好心给他披上了写着一号的国家队队服。接机的荣耀迷和记者一大片,恨不得把话筒和摄像机怼领队脸上。

最后一次就是这次采访,叶修穿了身看起来不便宜的衬衫西裤远远笑着向我招手,明显不是一个游戏宅男的风格,只是能从不自然的神态里察觉出他的不习惯。大概好好休息过了,整个人也精神了一些。

『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

「因为我不确定老天爷还会给我第二次机会。」

众所周知叶修虽然以前没露过脸,他的退役却是在荣耀圈里掀起了一阵狂潮,大家骂叶修的也有,骂嘉世的也有,但都无不感叹英雄落幕。“叶秋”这个叶修的化名从首届荣耀职业联赛就开始,在荣耀圈蹦哒了这么多年,叶修也过了电竞职业选手的合适年龄,所有人都以为这次“叶秋”不会回来了。但叶修还是顶住了压力,重拉了一队新人,杀回了联盟。

「因为我不确定老天爷还会给我第二次机会。」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苦的,让人更加肯定了他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并不是叶秋粉口中战无不胜的“神”。他点燃了一支烟放在嘴边,咖啡馆不让抽烟,但今天人不多,我没拦他,叫老板拿了个烟灰缸来。他现在需要一支烟和一段时间安定的休息。「从嘉世出来,我二十八岁了,这个年龄对于职业选手来说都是该卷铺盖走人的年龄,但我必须坚持下去。进网吧做网管,从第十区重新开始,拉人、训练、整顿队伍。我知道这真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其实我从来没有表面上那么自信,又或者说,我能保证自己会做好一切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但我能力范围外的,真的没法保证。这么多年走来,从得“叶神”的称号,到兴欣进入联盟,很多也需要靠运气。这个机会甚至都不算是机会,只能说,成功了是奇迹,不成功,我的职业生涯就彻底完了。」

『自从你的身世曝光,很多人疑惑有那么好的家庭条件为什么还要在电竞这种行业执着,说实话,你就没想过放弃吗?』

「没有。」这句话他答得很干脆,没有一丝一毫犹豫。「可能很多人,甚至我的家人都以为当初我跑出来做电竞是少年贪玩。但其实不是,我是真的热爱这个行业,热爱荣耀的。不然我也不可能在这行从少年熬成现在这么一个大叔(笑)。这是我奋斗了近半生的事业,我不可能放弃的,无论发生什么,除非我死了,都是不可能放弃的。」

『还有其他理由吗?据我所知,你曾经在嘉世有个搭档...』

听到这个问题,他很果断地掐灭了烟,把还剩半截的烟狠狠碾碎在烟灰缸里,好像借此发泄心中的情绪,但除了手上的动作,整个人依然是平静而淡然的。或许时间长了,他自己都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因此而来的情绪波动,也可能那些已经成了本能。

「是,我坚持下来,也有一部分是为了苏沐秋。15岁那年,我从家里掏出来来到H市,收留我的就是苏沐秋。然后我们一起做代练代打,一起生活养家,到一起进入嘉世成为职业选手。可以说,他这个人是我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吧。」

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收回不由自主飘向外面的眼神,露出了坦然的笑容。「当初为了练成散人和千机伞,他付出了一切心血,但一次意料之外的更新毁了这一切。他那时候对我说,没关系,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我等着他从头再来,没想到...他真的从头再来了。他去另一个世界从头再来了。他出门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声再见。后来想来有点奇怪,他平时出门会和我打个招呼,但从来不会说再见。可是后来,我们就再也没见过,天人两隔了。也许,一切冥冥中早有注定吧。」

他笑了一下,似乎夹着叹息的气声,但却是非常真心的笑。然后抬起头来,直视着我的眼睛。那是一双非常明亮的眼睛。平时慵懒的神情被一扫而空,只剩破晓的光辉与夜晚的星辰破碎在其中。「所以现在我能带着散人和千机伞回来,我真的很高兴,我觉得,我替他完成了愿望,我没负他。」

『对别人给你的“叶神”这个称号,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笑)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个平凡人,怎么可能称得上“神”呢。那就是年轻人的一些浮夸的玩笑话。我刚刚也说了,其实我的成绩很多也有运气的因素,世界这么大,可能有和我一样水准的人,甚至可能有很多。我走过的这条路看起来坎坷,但已经比那些最终也没能混出头的人幸运得多了。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所以我才能坐在这里,和你聊天。」

『虽然这次真的正式退役了,但职业电竞选手这个职业和荣耀这个游戏,对你来说还是最重要的,对吗?』

「是,如果有一天我能死在赛场上,那是我的善终。」

评论

热度(26)